注册 | 登录
王一梅:为孩子写作,心是温暖而明亮的
2017-02-13 13:57:00
字号:

  王一梅和小读者在一起。   (王一梅供图)

  □苏报记者 夏禾

  今年春节前夕,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王一梅“梦想照亮前路,长篇童话《鼹鼠的月亮河》发行100万册纪念会”在北京举办。100万册!对于一部中国当代作家原创的儿童文学作品着实不易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奇迹。

  这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?这样的奇迹为什么发生在王一梅的身上?

  《鼹鼠的月亮河》鼓励孩子找到自我

  “他们就这样坐在河边,脚垂在水里,眼睛望着远方,他们心里想的也许是一样的,也许是不一样的。但是,他们靠得很近。

  ‘我喜欢河边。’米加说。

  ‘我也喜欢,是从这会儿开始喜欢的。’尼里说。

  在这样的夜里,对于两只孤独的小鼹鼠来说,有位靠得很近的朋友就足够了。”

  这段优美的文字出自《鼹鼠的月亮河》。这部童话8万字,2004年由天津新蕾出版社出版,当年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,此后不断再版,目前单本销量已突破100万册。

  王一梅告诉记者,《鼹鼠的月亮河》讲了一个美好的故事。主人公是小鼹鼠米加。米加与众不同,不愿重复父辈的人生,离开了家乡月亮河。一路上小米加遇到了魔法石咕哩咕,更遭遇了很多困难,可他自信乐观,勇敢智慧,一路克难过关,还帮助乌鸦坡的朋友战胜了铁嘴老鹰,最终回归月亮河。

  童话出版后,业界给出了这样的评价:它重视童话的意境、结构和氛围的营造,充满诗意氛围,自然地传达勇气、智慧、善良、友谊的真谛,同时表现出以“回归”为主题的独特的生态观,光明、美好、充满“爱”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,这对热爱童话的孩子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 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对这部作品称赞有加。他说:“对于读过这本书的孩子来说,月亮河与米加、尼里、魔法师等一样,早已经是一个密码,一个符号。读过这本书的孩子一定会明白,无论是做乌鸦还是做鼹鼠,无论是做老鹰还是当小鸡,最重要的是成为自己。每个人的生命都会因为有了友情而温暖,因为有了梦想而精彩。”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说:“鼹鼠米加的形象深入人心,必将走进国际儿童的心里。”

  正是书中满满的正能量和无数的精彩使它赢得了人们的喜爱。十二年来,小读者、老师和家长对它的热情快速增长,许多语文教师把这本书带进了课堂推荐给学生。   江苏省名师周益民特意写了一首歌《月亮河,童话里的河》,并由央视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金奖获得者王达作曲和演唱。有孩子读后拉着王一梅说:“你写的米加就是我。”更有孩子在送给她的画上写道:“昨天您用一本书打动了我,今天,我用心来爱你。”

  她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“什么是儿童”

  王一梅是苏州的本土作家,1994年开始儿童文学创作,至今已出版各类图书200多册,其中著名的作品有长篇童话《鼹鼠的月亮河》《木偶的森林》、小说《城市的眼睛》《一片小树林》、短篇童话《书本里的蚂蚁》《兔子的胡萝卜》,等等。作品曾获第十届中宣部精神文明“五个一工程”奖,第五届、第六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,第五届国家图书奖等。《兔子的胡萝卜》《书本里的蚂蚁》入选苏教版、人教版和冀教版等小学语文教材,部分作品被翻译为英文、韩文等出版。

  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家中,王一梅无疑是优秀的、出众的,而这份光荣源于她的不断追问和努力。

  “什么是儿童”是王一梅写作中思考最多的问题。她说:“很多人面对儿童,却不了解儿童,刚刚写作时,我也不太了解儿童,在长期写作的过程中,我深深体会到儿童文学必须不断关注儿童的成长和内心,对儿童的了解是儿童文学作家的必修课。了解儿童后的写作和只是热爱文学的写作是不同的,脸上的表情不一样,心不一样,当然,笔下的东西也会不一样。”

  这样的思考使王一梅不断找到为儿童写作的内容和理由。她说:“不断关注儿童研究儿童,我发现了孩子内心的不整齐。内心不整齐正是我写很多故事的理由,《鼹鼠的月亮河》中的米加内心就不整齐,《倔强的阿伦》中的阿伦内心不整齐,我说的不整齐是指大家常常头疼的孩子的恶作剧、叛逆等等,孩子内心确实有很多不整齐的,比如孤独,比如倔强,比如与众不同。有些孩子可能缺少别人对他的关注,我们要宽容孩子的特别,珍惜孩子的个性,注意孩子发出了这类内心生病的信息,但仅有宽容是不够的,我们可以尝试通过文学作品关注孩子内心,试着去帮助孩子成长。”

  传达美好感受,她力求温暖又简单

  长期和孩子相处,用心为孩子写作让王一梅拥有了“无边无际的想象”和“细微的感受”。她说:“和孩子在一起让我看见了许多异想天开,许多不切实际,许多一连串的联想,这些‘看见’深深地感染了我、影响了我。有时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然后无边无际、天马行空、灵感迸发,第二天真有点不知这些文字是不是自己写的,这样出来的文字往往很精彩,我希望能常常如此。”

  《一片小树林》是王一梅近年创作的优秀儿童小说。这部小说缘起她内心深处的一些细微感受,并深深为之感动。她用较快的语速告诉记者:“我写《一片小树林》是被保留至今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浦口五里村简朴的老校舍打动,被在校舍旁的小树林中抑扬顿挫讲故事却又过早离世的老师打动,被一位母亲匍匐在地上一根一根拔去杂草,整理出一片趴根草草地的情景打动,被农民对村小寄予的无限希望打动,被一代师范生杨瑞清的教育之梦打动……这种打动之后的写作对我的内心可说是一次又一次的历练,它让我自省,让我愈发体会到写作的意义,希望把自己的这种美好的感受传达给孩子。有位教育家说过,教育就是要培养孩子面对野菊花的怦然心动。”儿童文学作家传递美好,让孩子学会感受美好,是儿童文学的重要意义。

  王一梅坦言,写作路上自己也经常面临难题。“作家要在彰显人性、呼唤内心的创作道路上探索,用文字告诉儿童人的一生需要什么,前行的力量从哪里来,童年自带的那些力量怎样保持,在现实面前支离破碎了又如何去重构,人之初就开始了保持与消失、获得与重构的人生课题,如何温暖而简单、深入而浅出地讲述这样的文学故事,是我写作中常常面临的难题。”不过再难,王一梅也要努力地“温暖而简单、深入而浅出”。

  小读者的点赞是她写作的最大动力

  这么多年来,王一梅同孩子的故事多得说不完,这些故事一直住在她的心里,温暖着她感动着她。

  “2002年开始到现在,每年我都会和我的许多读者见面。山中、海边、城市、乡村,我走过了许多地方。每天都能收到全国各地读者的来信。”王一梅回忆道,去年9月,她去新疆达坂城,会场响着熟悉的歌曲《达坂城的姑娘》,一位维吾尔族女孩走到她的面前,大声说:“您是作家,怎么会来看我们,如果您是我妈妈就好了。”那一刻,大作家和小读者流泪了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相隔万里,年龄、民族各不相同,心却因为文学靠得很近很近,达坂城女孩深深地刻在了王一梅的心上,至今想起,她感动依旧。

  王一梅又说起了另一个故事:“有一次我去河南洛阳附近山里,到达时已经傍晚,因第二天就要离开,讲课马上开始。讲到一半,天一下全黑了,山风徐徐吹,天上亮起了星星,孩子们的眼睛在黑夜里闪光,他们是那么聚精会神,大山里只有我的讲课声。我的心里升起一个声音——是的,我来到这里,把我的故事讲给这些孩子听,这就是我最大的荣耀。”

  “真的,就是这些小读者给了我的文字以生命,孩子们的肯定、点赞是对我最大的爱,是我不断前行的力量,为孩子写作我的心是光亮的,

  我会用我的文字传递我对于他们对于童年对于生活的无限热爱。”王一梅说。

  曹文轩评价王一梅作品里的童真让人着迷

  对于孩子的爱,对于儿童的思考和独特的写作追求让王一梅的作品有了个性和高度,也让她在儿童文学作家中引人注目。

  在年前《鼹鼠的月亮河》发行100万册的纪念会上,曹文轩这样表达:“看一梅的作品我忽然想到了一个短句:童真崇拜。”“童真和童趣,它们属于两个不同的境界,大部分儿童文学作家在他们的作品中显示出来的是童趣,并且他们在追求童趣,想方设法在他们的作品中制造这种童趣,而一梅的作品让人着迷的是童真,并且它不是刻意营造的,她自己都不一定意识到她的文字依仗什么拴住了成千上万的读者。童真是一种境界,一种惬意,是一种美,它让人心情舒畅,放松,让人温暖而柔和。越是饱经沧桑的人,越是被这番童真所迷恋。”

来源:苏州日报 编辑:吴鑫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