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| 登录
匠心读韵
2017-01-06 11:19:00
字号:

  古城南京,有这样一群人,几十年如一日,从事着一些濒临消失的老行当,仿佛他们打磨的并不是手里的物件,而是岁月和人生。

  工匠精神,也许是在南京唯一从事绒花设计和制作的赵树宪身上,古旧的格子门虚掩着,在庭院深处,他默默守护着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艺;

  工匠精神,也许是在精雕细琢了150件根雕作品的庞坤林身上,他说根雕其实是大自然的艺术,根雕师傅只是在做补充工作,怎么能够浪费了大自然的用心;

  工匠精神,又也许是在每个人用一辈子做好一道工序的金陵折扇上,扇签薄度可以拉到1毫米,靠的就是老师傅们累积了一辈子的手法。

  他们好像自带使命感,用自己的精益求精,和这个流水线上可以批量生产任何零件的年代,做着最朴素的抗争。

  不管是远离喧嚣的板桥老街,白铁皮匠赵德富一遍又一遍地敲打,还是古色古香的高淳老街,制鞋匠梅位炳娴熟地穿针引线,他们都不曾被城市匆忙的节奏所打扰,晨昏定省,有着自己的转速。

  自己种葫芦画葫芦的非遗传人张苗,在5000幅葫芦画里领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美。

  那一头,“我在故宫修文物”火了,这一边,“表爷”陈仲仁“蹲守”南博,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修复了两座清朝宫廷古钟;也不用说名声在外,却推掉所有商业邀约,专心在家研画京剧脸谱的程少岩,“希望能给后人留一本中国京剧的脸谱集,至少在500张左右吧”;更不用说扎灯六十多年,连指纹都磨掉了的曹真荣,他说,“老艺人不该藏私,把手艺传给更多年轻人就是我们最大的贡献。”

  正因为有了这些可敬的老人,有了他们对初心的坚持,我们才有机会停下脚步,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交交心。

  希望这些老匠人都能被岁月温柔以待,希望我们的传统文化,能被一代又一代人,温柔以待。

  黄 欢/文

 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邵 丹/摄

  【雕树根】 汤山孙家边村的庞坤林做根雕数十年,将一段段“朽木”变成了精致的艺术品。

 

  【扎花灯】 曹真荣扎灯六十多年。他说,“老艺人不该藏私,把手艺传给更多年轻人就是我们最大的贡献。”

  【修钟表】 “表爷”陈仲仁不仅擅长收藏,修表几十年的他对手表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
 

  【敲铁皮】 如今,买白铁皮器具的人越来越少,赵德富依然守着他的摊子。他说自己不担心营生,担心的是没人愿意接这门手艺。

  【画葫芦】 自己种葫芦画葫芦的非遗传人张苗,一直想将这项古老的工艺发扬光大。

  【制绒花】 南京唯一仍在从事绒花设计制作的赵树宪,走出过去绒花厂的老套路,通过自创多种新式样,默默守护着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艺。

  【缝布鞋】 88岁的梅位炳,高淳老街“梅家鞋铺”创始人,至今仍在手工做鞋。

  【画脸谱】 从京剧演员到舞台设计再到如今的脸谱大师,程少岩的人生从未离开过国粹,“一生只为一事痴”。

 

  【剪红纸】 一把剪刀,一张红纸,陈耀在南京实现自身价值;一份耕耘,一份收获,通过努力,赢得了“陈耀剪纸” 这个良好的品牌和口碑。

  【折纸扇】 金陵折扇一直坚持的就是手工制作、精益求精,靠的就是制扇师傅累积一辈子的手法。

来源:新华日报 编辑:吴鑫浩